随手看看简介是个好习惯
长期活跃在冷圈
虽然文没什么人看
但是连载都打上了tag方便考古
不需要点赞
有您的一句话我就很有动力了
 

捞个顶置
这里伍壬,文画双修
更新比如来佛还要佛
看心情产粮,不过如果有图的话丢微博可能性大些,老福特主要是产文用的
主要混游戏小说历史圈
游戏混基三真三梦间集,小说除了杀戮秀其他随缘入坑
历史主要是东汉末,江东纵火团铁杆粉丝
更文填坑会说到做到,一定填完不会真香,不过更新时间随缘就是了
以及之后更新的文我会每篇开一个新tag方便考古

如此这般

全文链接
 

看了一眼发的文)
是圈太冷还是我太菜???迷茫

全文链接
 

[武暗]殊途9

失踪人口大半夜回归
应该没有人记得我了
写了不少一直懒得发
开学之后又一直很忙
对了这篇文改名了嘿
具体...翻主页不记得啥时候的深夜碎碎念吧,反正都是为了契合主题才起的名字
以及
不会真香,不管怎么拖,年底前...哎呀反正肯定是要完结的,再不赶紧写完细节全忘了就gg了,而且再不填上脑坑,总复习了就没机会了
嗯碎碎念到此结束
前文我也懒得指路了不记得的自己翻主页吧

第九章
热,很热。
仿佛深陷火海,却只是被无名之火烧得头昏脑涨,并没有任何一寸肌肤感受到灼烧之痛。
“阿丞?”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在额上,不适感随之减轻了几分。
是谁?
“大夫,怎么样?”那轻柔的女声再次响起,接着便是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“不过是普通风寒导致的...

全文链接
 

深夜的碎碎念以及一些说明(看得到就看看不到就算吧)

明天最后一堂课啦(๑´ㅂ`๑)终于可以安心写暑假作业玩手机了,不然补课途中外带考虑剧情什么的真是身心俱疲。
另外之前在更新的(好的我知道已经过去好久了)连载同人都给打上了专属tag,虽然圈子又小又冷我自己文笔也不咋地没什么人看,但是方便缺粮的小伙伴考古充饥吧,以后写连载的话也都会打上专属tag的
以及原来名为 光影 的武暗同人文改名为 殊途 ,刚开始写的时候应该是定了什么可以点题或者用上balabala奇怪手法的东西才定了这么个题目吧,但是中间剧情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要重新设定,这也导致了之后剧情不能按原计划来,干脆就把题目改了吧
然后孤紫那篇 花开 改名为 花落,其实一开始定的时候略有犹...

全文链接
 

想把猫化坑给填了,但是......这感觉开头这段的正文确确实实地写过???梗应该是考试的时候想到的但是我不太可能考试的时候写正文吧???但是手机里没有存稿,这熟悉的感觉应该是手写过没问题啊......

全文链接
 

趁腿伤着不用上课今晚码点什么吧....

全文链接
 

那篇武暗文我要不要考虑改个题目啊已经不知道怎么点题了诶😂
还有放假前那篇孤紫文也是(*・_・)ノ⌒*
写文逼死起名废(ಥ_ಥ)

全文链接
 

[武暗]殊途8

我年初起这个题目的用意是什么来着???已经不记得该怎么点题了我的天

第八章
兰彦丞东躲西绕,慢悠悠地绕到了自己的住处,打算回去取些武器。一路上,都在思考着是否要找个机会将江居贤也给做掉。
他掀开房间的窗户,十分利索地翻进去。
“谁?!”他掏出一枚飞镖丢向床榻——那里赫然坐着一个披着斗篷的人!
黑色的斗篷使他与黑夜融为一体,不仔细瞧还挺难发现。
“铛——!”飞镖不知被什么东西打飞,深深扎在了房间墙壁上。他拔出背上的幽昙刃,指向那人。
“为何杀人。”那人道,是带有磁性的男音。
“掌门恕罪!弟子不知是您!”他连忙向那人跪下,兰花先生怎会在此?!
“我问你,为何杀人?!”他再次说道。
兰彦丞闭口不言。
“是萧疏寒给了我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武暗】殊途7

妈耶这剧情排的我快要吐血身亡了……

第七章

兰彦丞飞出去有一段距离才觉不对头,这香囊上的名字绣得隐蔽,用的还是与香囊颜色相近的丝线,这手法在暗香内部广为流传,用以辨认同门,所以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这个。

妈的,那小子竟敢驴我?!!

他轻巧地落在一根树枝上,不发出半点声音。他靠着树干坐下,掏出身上剩下的武器盘点了一番。

一把幽昙刃,三枚飞镖,一根淬了毒的银针——其实也算不上是毒,那药本身只有让人昏厥的作用,常被医生用作手术时的麻醉剂,不过摄入量多了,自然有致死的功效,他手上这个淬的自然是能致死的量。

这些根本不够用,他想着。得回房间取些武器傍身。

一阵莫名的寒意袭来,刺激着大脑。兰彦丞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武暗】殊途6

快写完了才发现不小心改变了原定的剧情走向…

Emmmmm接下来的文难写了…

自作孽啊

 

 

 

 

兰彦丞钻了金吾卫换班的空子溜出金陵城,路过一家客栈买了匹马,快马加鞭赶回暗香。一路上他遇到了好几批武当弟子在路边巡逻,似乎是来抓捕单落的暗香弟子的。他们应该是外门弟子,那点可怜的修为还不足以威胁到兰彦丞,他轻轻松松便躲过他们。

当他赶回至暗香,眼前的景象……

 

 

在他的意料之中——这儿只有一群因找不到人而气急败坏的士兵。

官兵在漆黑的小道上巡逻,今日是朔月之日,暗香山谷间亮着数把火把——这里从没有如斯亮堂。...

全文链接
© 差速离心的月饼|Powered by LOFTER